筆下文學 > 北美帝國時代 > 第五章 建造村落 上

第五章 建造村落 上


  剩下的三個裝載著食物的貨運箱子相對來說并沒有那么坑爹——一個裝了一百多斤的白糖;一個裝了差不多和白糖一樣重的午餐肉罐頭;最后一個箱子最實惠,滿滿的一箱子大米——生的。
  一立方米左右的大米具體多少斤朱簡堂并不清楚。
  他們現在沒有稱。
  這種生活中常用的器具需要建造了市場之后才能出現。
  十個來自家鄉城市的船運物資一共向朱簡堂的新夏殖民地提供的一千單位的資源。其中,食物資源四百單位,木材資源和金錢資源各三百單位,沒有茶葉。
  木材箱子容量要比想象中的大。兩百單位的木頭,摞起來比特么城鎮中心的偏房還高,是加工好的木質構件。
  金錢資源是最正經的:每單位都是一種亮晶晶的,黃澄澄的小圓硬幣,大小和一塊錢差不多。硬幣的正面是一個方方正正的阿拉伯數字1,數字兩側有大寫的繁體漢字,內容是“一元”。字跡的上方,是成半圓形排列的七個漢字:新夏殖民地銀行。
  硬幣的背面是一枝怒放的梅花。梅花周圍是一圈星星,花與星星之間的空位上寫著“殖民地元年”的字樣。
  朱簡堂在天書中找了找,代表村民能力的建筑欄中確實有銀行的存在——殖民時代就可以建設。就是不知道這個銀行是不是“新夏殖民地銀行”。
  村民們建造了銀行之后,可以開啟貴重金屬(金和銀)鑄造(金)和兌換(銀)硬幣的功能。銀行收錄的貴重金屬,按照幣值成為金錢資源。
  朱簡堂不動聲色的撇撇嘴。
  分明是金行么,怎么能稱之為“銀行”。
  銀行的行,本意就是使用貨幣作為核心經營項目的一種行業和組織機構。因為晚清的特殊歷史條件,這種玩錢的行當使用的貨幣是白銀,因此被稱之為銀行。然而系統將金和銀兩種金屬區別對待,很明顯只認金子不認銀。叫銀行,有些說不過去。
  指揮老九老十,將兩“大”箱子金幣搬入城鎮中心的地下庫房中。這東西要收好,與南面的新西班牙貿易全指望著它們。
  開始訓練村民。
  “警告,現有村民已超過人口負載,無法繼續訓練。殖民地無法維持村民及探險家生命!”
  一行血紅大字從天書上浮現出來。
  朱簡堂一愣。
  提高人口負載需要蓋村舍。
  不過上班不吃飯就干活是一件非常不人道的事情,朱簡堂堅決反對。
  堅持一下吧。
  中午是干吃午餐肉,一斤一個的大肉罐頭,敞開肚皮可勁造,吃的朱一等人眉開眼笑。
  美中不足的是——
  有點咸。
  沒有村舍,就沒有鍋灶水井,生米弄不熟。同樣,也燒不了開水。
  事實上,在現在新夏殖民地中也弄不到水。
  殖民地城鎮中心被朱簡堂建在了高高的山丘上,居高臨下的俯覽整片山谷。城堡的安全是解決了,但天然水源幾乎沒有。
  “村舍。”
  “發現時代就可以搭建的建筑,擁有完善的上下水取暖做飯設備,可以支持一定數量的村民在此吃喝拉撒睡覺聊天。進入更高的時代之后,可以通過卡牌升級來緩慢的治療殖民地人員。支持人口:20,可在更高級的時代升級,支持更多的人口。”
  “消耗資源:二百單位木材。”
  “空間需求:20米X20米X20米。”
  “建造經驗值:40。”
  “殺戮經驗值:40。”
  “建造數量:20。”
  天書并沒有注明修建一座村舍所需要的時間。大概和游戲中一樣,蓋房子的時間與參與人手數量有關。
  “朱一,朱二,朱三,朱四,你們四個在這里,”朱簡堂走到城鎮中心的東側,指著一塊空地說道:“修建一座村舍,沒問題吧?”
  四個壯漢點點頭。
  “這關系到大家的喝水問題,馬虎不得。”朱簡堂說。
  再一次點頭。
  “朱五,朱六,朱七,朱八,朱九,朱十,去大廳(殖民地城鎮中心)中拿斧頭鋸子,咱們去山下的樹林子里轉一轉。哦,都帶上火銃。”
  火銃就是火槍。
  帶火銃的目的不是為了打獵以采集食物,而是為了驅趕可能靠近的野狼老虎印第安人什么的。
  因為他根本就沒看到獵物。
  系統認可的能夠提供食物資源的陸地動物一共只有六種,其中麝牛,北美駝鹿,北美馴鹿都是生活在冰天雪地中的動物,炎熱的加州并不存在。
  殖民地附近生活的獵物只有北美野牛,叉角羚,雪羊三種。
  雪羊知生活在高聳入云的高山和亞高山地區的峭壁斷崖之間,按照季節的變動在山區做垂直的遷徙。春夏秋三季都生活在海拔兩千米之上的高山密林中,只有冬季越冬的時候才會回到一千米之下的低洼處。
  北美野牛,后世華夏人非常熟悉的物種。因為被滅絕的過程清晰明了而作為人類破壞生物界的象征,經常被用于鞭撻白人殖民者的兇狠殘暴。這東西分兩個大族群,一部分是不遷徙的林地野牛,居住在緯度偏高的落基山區,享受著阿拉斯加暖流帶來的溫和美好。另一部分散布在密西西比河兩岸寬闊的大草原上,按照季節的和雨帶的變動南北遷徙。中央谷地中大概也有一些——因為后世明確的記載了:棲息于加利福尼亞和科羅拉多的北美野牛,地區滅絕。
  理論上朱簡堂能夠發現野牛群,然而并沒有。
  大概這些一噸重的大家伙不太待見他。
  老朱自己是絕對不承認不懂得任何狩獵知識的。
  西海岸數量最多的是叉角羚——一種體型中等,善跑善跳,視覺敏銳的機警羚羊。它們分布在西海岸高山之間大大小小的草場和荒原之間,一小群一小群的散居著。朱簡堂覺得自己的殖民地附近應該能遇上小群的叉角羚——這里依山傍河,水源,草場,林地都不缺——然而叉角羚同樣沒有出現。
  所以,現在去山丘下面的林子里只有一個目的——伐木。
  印第安人極少砍樹,處于原始社會時期的他們金屬冶煉工藝十分之不發達。五大湖地區的部落大概掌握了一些銅礦石的冷鍛技術,然而并沒有傳播到西海岸來,以至于這里的樹木長得格外的高大。
  “你發現了冷杉。價值60單位的木材。”
  朱簡堂站在一棵高達四十米,胸徑超過一米的喬木前,滿意的笑了。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