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武道時間 > 第六十八章 真太難了

第六十八章 真太難了

    我們的客戶端上線了,請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書”下載!
  
      “呵呵,說的是。&lt;ahref=&quot;<ahref="target="_blank">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
  
      聽到方恒的話,邪真也是笑著點點頭,下一刻目光就是一轉,看向了那些臉色難看的高手。
  
      “諸位,現在,你們的決定是什么呢?”
  
      話語吐出,這些高手的目光也都開始飛快的閃爍起來。
  
      片刻后,一道冷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只見一個青年直接道,“吞血真經,化骨真經,血古靈經,我們現在得到了吞血真經,可是化骨真經與血骨靈經我們沒有得到,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必須拿出兩部真經級別的功法,來換取后面的兩部功法?”
  
      “完全正確。”
  
      邪真笑著點頭道,“吞血真經,是能夠吞噬一切生物的血液,增強自己,甚至是獲得對方的神通,化骨真經,功效也是如此,只不過功效更強,神通更多,但同樣的,就算吞血化骨兩經一起修煉,還是有走火入魔的大問題,所以關鍵還是在這血骨靈經上,血骨靈經,是靈魂之經,能夠保證靈魂清明,雖然吞血化骨是殘忍之事,但只要有血骨靈經在,就能洗去靈魂中的污穢,甚至讓靈魂越來越純凈,這三經,一部連著一部,是組合,想獲得后面兩部,那自然是拿出同等級的真經的,當然,如果拿不出同等級的震驚,拿出同等級的寶貝也可以。”
  
      這話一出,場中那些修煉了吞血真經的人臉色都更難看了,拿出和化骨真經血古靈經同樣價值的寶貝?這他們上哪找去?不說他們沒有,就算他們有,他們又怎么舍得拿出來?
  
      “呵呵,很困難吧,我能理解。”
  
      見到殿中眾人難看的眼神,邪真這時候笑道,“畢竟誰能輕易的拿出這種級別的寶貝呢?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諸位又有什么選擇?所以,我看諸位還是干脆加入我吞血化骨門吧,當然了,以諸位的手段和天資,就算加入到了吞血化骨門,也不會成為普通弟子的,進來就是核心,另外,諸位也不用天天在我吞血化骨門待著,平日里該干嘛就干嘛,除非有事才來,說是弟子,可實際上這就和我吞血化骨門的客卿沒什么區別,諸位為何要拒絕呢?”
  
      聽到這話,那些人的目光也都開始閃爍起來,只是就在這時,一個青年卻是冷冷道,“邪真,你話說的容易,可事實哪里有這么容易,我蛇行是龍蛇一族少主,加入你吞血化骨門算是怎么回事?這不是意味著我龍蛇一族都會成為你吞血化骨門的附庸了嗎!”
  
      “呵呵,怎么能這么說呢?蛇行少主加入吞血化骨門,和龍蛇一族有什么關系?我們又不會對龍蛇一族發號施令。”
  
      邪真笑道,“當然了,蛇行少主也可以選擇拒絕嘛,蛇行少主只要拿出龍蛇一族的龍蛇變化經,以及龍蛇丹丹方,那我自然會把化骨真經和血古靈經給你,這多好。”
  
      “你說什么!居然想要我龍蛇一族龍神變化經和龍蛇丹丹方!這兩樣東西是我族立身之本,怎么可能給你!”
  
      蛇行聽到這話,立刻大怒道,“我看你這分明就是在敲詐!”
  
      “呵呵,那你可以選擇不給,之后就等著走火入魔就是。”
  
      邪真笑道。
  
      聽到這話,頓時間,那蛇行的臉色漲紅了,同時那些其他修煉了吞血真經的人也都是大怒,他們現在也看明白了,這邪真,就是在敲詐他們!
  
      他們是什么人?他們要么是一方天才,要么是一方勢力的少主,平日里都是他們敲詐別人,現在一瞬間被別人敲詐到了自己的頭上,那他們豈能不怒?
  
      “接下來可能要麻煩了。”
  
      看到這一幕,突然間,坐在上首處方恒旁邊的圣心暗中說了一句,“這邪真手段高是不假,只是他這手段用的太過了,得罪了這么多的天才高手,有句話說的好,眾怒難犯,我看局面馬上要崩潰。”
  
      “呵呵,不會的。”
  
      方恒卻是笑著搖搖頭,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邪真此人,是真正的深藏不漏之輩,算計之深,難以想象,他能想出來這么一個手段,而且就這么用,那他就不怕局面失控,我敢肯定,他還有后手。”
  
      “是么?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我可真是有些佩服他了。”圣心這時候也是目光一閃,下一刻就沉默下來,不在多說了,方恒卻是淡笑著看著邪真,他也想看看,之后的局面會如何。
  
      “可惡,跟他拼了!咱們這么多人,還怕他?”
  
      “不錯,他算計了我們,那我們難道就這么讓他算計嗎?真要是這樣,那我們就真完了!”
  
      一連串的話語開始響起,隨著這些話語的吐出,越來越多的憤怒之言也開始出現,只見那些修煉了吞血真經的無數高手,此刻都開始運轉起力量來,似乎要打算動手了。
  
      “呵呵,諸位,我勸你們不要沖動。”
  
      見到了這些人越來越怒的樣子,邪真卻是淡笑道,“沖動,不會帶來什么好結果,諸位還是仔細想想的好。”
  
      “仔細想想?仔細想想,還是聯合起來把你干掉最好!”
  
      那蛇行突然吼道,“諸位,動手啊!”
  
      轟轟轟!
  
      爆炸聲在此刻開始響起,隨著蛇行的吼聲響起,無數的能量爆炸聲也都開始出現了,只見那些高手全都運轉了能量,似乎要一起攻擊。
  
      “看來有必要讓你們清醒一下。”
  
      見到這一幕,邪真也是眼神一冷,手掌突然間抬起,下一刻就狠狠一捏。
  
      嗡嗡嗡!
  
      隨著邪真的手掌一捏,頓時間,場中這無數的人也都是身體一顫,臉上當即就露出了一抹蒼白之色,同時他們身上那運轉的能量,也一下就停止了。
  
      更有甚者,身體都直接倒了下來,渾身都冒出了大汗,一副虛弱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眼神都變了,邪真卻是笑了笑,直接道,“吞血真經,不練則已,一練,就會伴隨終生,同時吞血真經,還是在化骨真經之下的,而化骨真經,在血骨靈經之下,換句話來說,修煉了血骨靈經的我,在階位上,比你們高出兩個階位,你們敢對我動手,這是越階,你覺得你們能越過去么?”
  
      話語吐出,這些人都沉默了,眼神中劃過了一道絕望之色。
  
      “真是算無遺策。”
  
      就在這時,方恒旁邊的圣心也是認真的說了一句,“如此算計,讓人不服都不行,方兄,還是你眼光好,知道他還有手段,不過這人,可不能輕易和他為敵。”
  
      “呵呵,城府如海,他是能夠稱得上的,不過算無遺策,卻還是有些過了。”
  
      方恒這時候卻是笑道,“他的算計是挺好,不過,這天下之事,急者越迫,緩者越裕,他太急了,急著收網,看起來他是掌握了優勢,可實際上,這也是他最危險的時候?”
  
      “什么意思?”
  
      圣心認真道。
  
      “呵呵,人最怕的是什么?是絕望,當一個人沒有任何希望的時候,那這個人就不會再畏懼了,只剩下瘋狂。”
  
      方恒笑道,“而且這群被邪真算計的人,個個出身都這么好,天資都這么好,他們更容易絕望,而他們一絕望,那不是逼他們瘋狂么?”
  
      轟轟轟!
  
      就在方恒的話語剛剛落地,一連串的爆炸聲在此刻從場中再次傳出了。
  
      只見那些跌在了地上,甚至氣息都開始不穩的高手,一個個再次運轉起了力量,眼神憤怒的看向了邪真!
  
      “嗯!你們這是要干什么?我說了,你們在對付我,就是越階,我完全可以讓你們重傷,甚至死亡!”
  
      邪真冷冷道。
  
      “那你倒是動手啊。”
  
      蛇行這時候冷冷道,“你敢么?”
  
      話語吐出,邪真的臉色一變。
  
      同樣,其他的人也都是冷冷的看向了邪真,眼神中滿是瘋狂之色。
  
      他們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從他們修煉了吞血真經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成為了邪真的玩物了。
  
      拿出等價的寶貝換?這怎么行?他們的寶貝,那都是家族和門派的根基,拿出來就完了,那他們當然不能拿出來。
  
      不拿出來,就成為吞血化骨門的人,被吞血化骨門呼來喝去,那他們怎么能同意?這讓他們的家族怎么辦?
  
      說白了,他們是沒有選擇了,只剩下拼命。
  
      他們的想法如此,同樣,邪真是聰明人,自然也看出來了他們的想法。
  
      一瞬間,邪真的眼神也有些難看起來。
  
      他也沒想到,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這群人要和自己拼命!
  
      明明平日里這群人都是怕死的家伙,現在竟要和自己拼命了,那他怎么辦?總不能把這些人全殺了。
  
      他要把這些人全殺了,那他吞血化骨門不過幾天也會被滅掉了,這些人背后的組織和勢力,非同小可。
  
      “可惡,你們真想逼我?”
  
      突然間,邪真大罵一聲,做出了一副兇狠的摸樣。
  
      “是你在逼我們!”
  
      蛇行冷冷道,“你不給我們留活路,那我們也不會讓你好!”
  
      這話一出,頓時間,邪真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話來了。
  
      片刻之后,邪真的眼中才劃過了一道無奈之色,點頭道,“好,我這里還有一個這種的辦法。”
  
      突然間,邪真大罵一聲,做出了一副兇狠的摸樣。
  
      “是你在逼我們!”
  
      蛇行冷冷道,“你不給我們留活路,那我們也不會讓你好!”
  
      這話一出,頓時間,邪真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話來了。
  
      片刻之后,邪真的眼中才劃過了一道無奈之色,點頭道,“好,我這里還有一個這種的辦法。”突然間,邪真大罵一聲,做出了一副兇狠的摸樣。
  
      “是你在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武道時間》,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手機站: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