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求求你修行吧 > 第86章 我將帶頭沖鋒

第86章 我將帶頭沖鋒


  而就在此時藍霜雪突然又開口道“涼哥,我有大膽的想法!”
  “什么大膽的想法?”步涼疑惑的問到。
  “涼哥這么厲害,要不我們去落云城的賭場怎樣?反正賭場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們贏他個稀巴爛!”
  “……那萬一輸個稀巴爛怎么辦?”
  “你一定能看清楚里面的骰子大小,怎么可能會輸呢”
  “姑奶奶,我說了多少次了,我看不到,我怕萬一把你也輸進去了怎么辦?”
  “我不管,你把我輸了我就咬死你!”
  “……”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后,步涼和藍霜雪同時懷著沉重的心情又回來了。
  “你為什么不攔著我點?”
  “我怎么能攔的住你”
  “……”
  “你們兩個在低估什么啊?”這個時候王小紅疑惑的問到。
  “涼哥剛才又把賭場買下來了”
  “……”
  “……”
  “……”
  “都是因為涼哥太厲害了,那賭場莊家一直輸一直輸,輸到最后干脆也說賣步掌門一個面子,然后把賭場就買了”
  “……”
  “……”
  事情大概就是這么一個情況了。
  當時那賭場的莊家都感覺中了邪一樣,自己出老千都贏不了。
  “算了,到時候就讓蕭寒負責賭場吧,鬼推磨負責斗獸場,反正我們紅雪也要發展自己的勢力”
  后者都是點了點頭。
  既然步涼這么說了,她們兩個自然也不會多說什么。
  有錢人的世界藍霜雪是真的不敢想象。
  雖然出身為城主府,財力自然也很雄厚的,只是和步涼比起來,或者說和絕情閣比起來真的是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
  所以有時候,藍霜雪也會開玩笑的說讓步涼打賞一些金幣,或者發個紅包意思一下給自己唄。
  直到那天,藍霜雪永遠忘不了步涼從空間戒指內掏出了兩個鋼镚遞到了她的手中那種還依依不舍的表情。
  當時看霜雪氣得直接就開口說道你打發丫鬟叫花子呢?
  然后步涼回答說在玄天城出來的時候你不是說寧愿做個丫鬟也可以嗎?
  藍霜雪差點氣蒙過去。
  你特么等著一輩子都單身吧!
  后來。
  城主府那邊又邀請了步涼過去。
  說是一年一度的武斗大會終于開始了,是有想法讓步涼這邊的人出站。
  武斗大會步涼知道,藍霜雪早就給步涼解釋過。
  所謂的武斗大會每個城市都會舉辦,就是和實力不相上下的其他城來一場友誼切磋賽。
  上次在玄天城藍霜雪本來就想讓步涼出站的,沒想到因為種種原因延誤了。
  只是陰差陽錯之下又來參加落云城的武斗大會了。
  或許這就是命運吧。
  只是可能落云城整體實力要比玄天城高一點的緣故,聽說這一次落云城還來了好像是從皇城過來的大使。
  皇城是什么概念呢?
  皇城就是洛川府府主居住的地方!
  由此可見這一次的武斗大會似乎非比尋常了一些。
  規則沒有任何限制,只要不能將對手廢了修為或者置于死地就行了。
  更讓步涼震驚的是甚至特么隱藏了實力的也可以上去。
  第一場竟然是讓王小紅比賽的,步涼和藍霜雪都著實為對手捏了一把汗。
  這該是有多大的心挑選了王小紅。
  結果不言而喻,王小紅努力的壓制著實力沒過幾個回合還是直接把對手給丟了出去。
  第二場比賽,步涼撓了撓頭硬著頭皮上去了。
  既然現在在落云城,也幫落云城出一份力吧。
  可能是對方為了找回場子,第二場對面派了一個看起來的很有逼格的武者。
  “還請閣下報上名來,在下的刀不斬無名之輩”
  臥槽?
  第一句就這么裝比?
  步涼當然也不甘示弱。
  “你現在能站著和我好好說話是因為我還沒有出手,我一旦出手,那么你就不是站著,而且躺著了!”
  “我將帶頭沖鋒,一點寒芒先到,隨后槍出如龍!”
  “臥槽,我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我的劍一出,寸草不生!”
  “我如意神劍,一刀兩斷!”
  “我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我……”
  碰上硬茬了!
  是個高手!
  而這個時候臺下眾人一臉懵逼的望著臺上的兩個二筆“臥槽尼瑪,你們兩個還打不打了!”
  “打,打!馬上就打!”
  “閣下你先出手吧,在下向來沒有率先出手的習慣”
  “不不不,你先出手,我讓你三招”
  “還是閣下先來吧,在下如果先出手會被別人說成是勝之不武的”
  “沒事的,我落云城民風淳樸,沒人會說閑話的,輸了就是輸了,贏了就是贏了”
  “還是閣下……”
  我閣尼瑪的閣!
  我比武尼瑪的比武!
  我裝尼瑪的裝!
  “滾滾滾,都給我滾下去”
  “草泥馬,滾下去!”
  特么比個武,讓你們兩個在臺上說相聲來了。
  然后雙方的裁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本場比賽該如何定論勝負。
  “那就算作平手吧,第三局開始!”
  “如此甚好”
  第三場的比賽自然不是藍霜雪上臺的,而是城主府勢力的一位天才,又是輕而易舉的勝利了對方。
  如此落云城以2比0的成績獲得了武斗大會的勝利。
  武斗大會結束之后,城主大人單獨的把步涼留了下來卻是讓步涼一陣疑惑。
  “我說城主大人,武斗大會不是勝利了嗎?為何你的臉色不太好的樣子?”
  “唉”城主大人嘆了一口氣“不瞞步掌門說,那個……那個來自皇城的大家族少爺說看上了小紅妮子,說是要今晚就要務必把小紅妮子送到他的房間,你看這這這……”
  步涼一聽就火了。
  臥槽?
  這還了得?
  這來自皇城的大少又是個什么東西?
  我的四十米的大刀在哪里呢?
  我現在就去砍了這貨!
  “步掌門可得冷靜啊,此事關系到我落云城的安危啊,如若不是……唉……老夫作為這中間人也很為難啊!”
  “那來自皇城的大少后臺很硬嗎?”。
  “此子的修為雖然不高,可卻實實在在的來自皇城的一個大家族里,至少不是我們落云城能招惹得起的”
  也正是因為天賦不怎樣,家族里才把他安排過來這偏遠的落云城當做來使。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