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點化江湖 > 第149章 風流儒雅的白香亭

第149章 風流儒雅的白香亭

誰能想到高傲如慕容無雙和雁留聲,到了萬劍堂,都得乖乖的留下兵器。
  
  江湖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兵器。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兵器就是江湖人的命。
  
  交出兵器,就等于放棄了自己的尊嚴。
  
  “你看到了?”薛雷臉上流露出一絲得意的冷笑問道。
  
  “看到了!“蘇劍不動聲色。
  
  “那就請交出你的兵器,”薛雷將大手一揮說道,”若是不肯交出兵器,就證明你心中有鬼。“
  
  “是不是每個人進萬劍堂都要交出自己的兵器?”蘇劍忽然問道。
  
  “不錯!”薛雷昂然道,“這是萬劍堂的鐵律,沒人敢擅自違反!”
  
  “那你呢?難道你不是人?”蘇劍冷笑。
  
  云行空已經在不停的擦冷汗,他知道薛雷的脾氣。
  
  你就算不招惹他,他看你不順眼了,都有可能一刀砍下你的人頭,莫說像蘇劍這樣明目張膽的挑釁了?
  
  “唰!”薛雷的銀刀突然出鞘,刀光一閃,他掌中的銀樽,就被銀刀削成了四段!
  
  “你若有一柄這樣的快刀,也可以帶進萬劍堂,”薛雷怪眼圓翻,他也不清楚自己今天,為什么有如此好的涵養?
  
  “我的刀不是用來砍酒杯的,”蘇劍撇了撇嘴說道,”酒杯又沒惹你,你為什么要砍壞它?“
  
  “我若問你,你一定會說,你的刀是用來殺人的對不對?”薛雷越發的惱怒,“可我偏偏不這么問。”
  
  這話聽起來非常可笑,也很幼稚。
  
  可從薛雷嘴里說出來,卻是一點兒都不好笑!
  
  “你問不問我都一樣,我的刀只要出鞘,必然有人會倒在我的刀下!”連蘇劍自己,都忍不住要被薛雷逗樂了。
  
  “那好!你就殺我試試!”薛雷猛地撕開前胸的衣襟,露出了他那鋼鐵般黝黑堅硬的胸膛大喝道!
  
  “我的刀也不是用來殺豬的,”蘇劍冷哼一聲說道。
  
  “你再說一遍!”薛雷怪叫一聲,他額頭上的青筋暴起,目眥幾乎瞪裂,握刀的手都在輕輕顫栗!
  
  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此生,所遭遇過的最大羞辱。
  
  云行空的臉色也已經變得慘白,他知道今天怕是不好收場了。
  
  “只有豬,才會蠢到引頸受戮,”蘇劍解釋道。
  
  “你是不是豬?”薛雷這句話是吼出來的。
  
  “當然不是!”蘇劍依舊沉著如水。
  
  沒人愿意承認自己是豬。
  
  “那好!我來殺你!”這位三當家的,好像除了殺人,已找不到別的話題可聊。
  
  他說殺就殺,絕不拖泥帶水,他握緊刀柄的手突然拔刀。
  
  一道雪亮的銀芒斬破虛空,橫砍蘇劍脖頸的大動脈!
  
  蘇劍面對著氣勢洶洶劈來的銀芒雪鏈,不但身子一動未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動一下兒!
  
  銀刀來勢洶洶,眼見就已經砍下蘇劍的人頭。
  
  刀鋒距離蘇劍的脖頸已不及兩寸!
  
  “住手!”忽然此時一道宏亮的斷喝聲震響虛空。
  
  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一個人能夠攔下薛雷的刀,那就只有白香亭了!
  
  那道喝聲,就仿佛定身咒語,薛雷的銀刀頓時停在空中一動不動。
  
  但他全身的衣服,卻已經被汗水重重濕透。
  
  要想在千鈞一發之際,生生收住招式,并非尋常高手所能做到的。
  
  “老三!對待貴客不得無禮!”白香亭看起來只是一個儒雅的中年人。
  
  只見他白面微須,頭戴方巾,身披鶴氅。
  
  雖然看起來平易近人,但從他的眼角眉梢,自有一股王者之威,居高臨下透露出來。
  
  使人不由自主的,就會對其產生敬畏崇敬之意。
  
  “二哥!”薛雷心中焦躁,頗不服氣的重重嘆了一口氣悶哼道。
  
  “你以為蘇大俠真的會乖乖讓你砍下他的人頭?”白香亭責備道,“他只要一拔刀,你就得死!”
  
  他對薛雷,雖然是責備之言,但也透露著濃濃的溫情。
  
  讓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他對薛雷兄弟般的關懷和器重!
  
  薛雷嘴上沒說什么,心里卻是一萬分的不服氣。
  
  白香亭很了解薛雷,所以對他充滿了擔心!
  
  “蘇大俠請!會客廳已經將酒菜備好!”白香亭對任何人都是彬彬有禮,顯示了他待人接物極高的休養!
  
  正對著大門,是一扇風竹的四季條屏屏風。
  
  每一扇屏風上的風竹,都是繪制得洋洋灑灑,蕭疏有致,如草似刀,勁峭挺拔!
  
  無論是在細雨霏霏的春季,還是在疾風驟雨的夏季,以及雨勢連綿的秋季,乃至風雪如刀的寒冬,風竹都是長青不敗。
  
  象征著萬劍堂,無論經歷怎樣的風雨,都永不會沒落衰敗一樣!
  
  “蘇大俠應該看得出來,風某最愛的就是竹子了,不僅因為它的高風亮節,還因為它的萬年長青,永不衰敗!”或許是因為想緩解一下兒沉默尷尬的氣氛,白香亭在經過風竹屏風時,特意向蘇劍介紹道。
  
  “根本就沒有什么東西是永不衰敗的,有時候你越想抓住的東西,反而流失得越快,就像是水一樣!”蘇劍的回答,不但沒有達到白香亭的目的,反而使得場面更加尷尬!
  
  “咳咳!蘇大俠所言也很有道理,”白香亭干咳道,“這個世界本是蒼白單調的,因為有著不同的人,才會使世界多姿多彩,變得有滋有味起來!”
  
  白香亭的話,當然也極富哲理,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不同,看待世界的眼光,自然也就不同!
  
  當兩人轉過這道屏風,后面就是狹長的會客廳!
  
  正因為這間大廳太長了!所以才顯得有些窄,實際上它的寬度足有十丈!
  
  最醒目的,還要說是大廳右手那面長長的墻壁上,畫著無數幅惟妙惟肖的壁畫。
  
  這些壁畫,或是三幅或是五幅一組,每一組都只為說明一柄名劍!
  
  從古至今的名劍,幾乎無一不囊括其中!
  
  所以,整面墻壁上,都是劍光繚繞,每個故事每個人物,刻畫得更是精彩紛呈栩栩如生。
  
  先來的客人,早已坐在長桌的花梨木椅子上,或是喝茶或是飲酒。
  
  他們見到蘇劍時的表情也不一樣,有的曖昧,有的審視,有的充滿敵意,只有呂鳳鳴友好的朝著蘇劍點了點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點化江湖》,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