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點化江湖 > 第147章 一語成讖

第147章 一語成讖

花萬樹并不難請。
  
  當云行空趕著馬車,來到花萬樹三人投訴的客棧時。
  
  花萬樹甚至已和諸葛玄、蕭二郎在客棧外等候多時了。
  
  “云堂主來晚了,”花萬樹半開玩笑的調侃道。
  
  “花公子早知道在下會來”云行空吃驚的問道。
  
  “花公子本身就神機妙算,再加上諸葛軍師,哈哈這世上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恐怕已不多矣”蕭二郎豪爽的大笑道。
  
  “若是兩位果真妙算天機,當真再好不過了”云行空滿臉的驚喜之意,“那在下也無需多做贅敘,三位請上車”
  
  所以,云行空返回萬劍堂的時候,只有一輛馬車上沒有空著。
  
  花萬樹是否真的已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成竹在胸所以才會表現得如此從容鎮定
  
  云行空內心復雜,但臉上的表情古井無波,沒人能擊碎他偽裝的面具。
  
  蘇劍獨自一人走在去往萬劍堂的大路上
  
  這條路筆直的通往萬劍堂,路是馬踏出來的
  
  路兩邊是一望無際的荒原,萬劍堂似乎就在這荒原的盡頭
  
  就在血紅的夕陽下,荒涼的天涯邊
  
  提起萬劍堂,江湖中無人不知
  
  這不但因為萬劍堂擁有著江湖至寶劍閣聞鈴,還因為他是天下最大的馬場。
  
  據說萬劍堂地界之廣,就算是騎快馬從東到西,都要飛馳一天才能走完
  
  前方的路漫長而寂寥。
  
  但蘇劍從未停止過自己的腳步。
  
  一個人只要活著,就得不停的朝前走。
  
  哪怕是荊棘與血淚,兇險甚至死亡
  
  后面一輛華麗的馬車飛馳而來,趕車的是一名粗曠的壯漢。
  
  他的膚色黑得像鐵塊,這就顯得他的眼睛和牙齒更白
  
  那輛馬車布置得就像是結婚用的新房,披紅掛綠,車廂前方懸掛著大紅繡球,車轅上鑾鈴叮當,清脆悅耳
  
  很少有男人坐這樣的馬車,馬車里當然坐的是女眷。
  
  當馬車駛過蘇劍身邊時,馬車的速度忽然放緩。
  
  有一只纖纖素手,輕輕撩開那繡著鴛鴦戲水的大紅車簾,就露出了一張桃花般嬌艷的美人臉。
  
  那美人兒正是春綺夢
  
  “蘇大俠一個人走路難免勞頓寂寞,何不坐上馬車與小女子一起同行”春綺夢嫣然道。
  
  “不坐”蘇劍冷冷回答道。
  
  “莫非你害怕別人說三道四放心吧趕車的兄弟是個啞巴,他叫陳二楞,嘴巴絕對緊得很。最妙的他還是個聾子,所以無論我們,在馬車里說什么,做什么,他都不會到處亂說的,”春綺夢非常熱情的邀請,好像將蘇劍曾經羞辱,懲罰過她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凈
  
  因為那些羞辱和懲罰,本就是她自找的。
  
  “他雖然又聾又啞,但他卻能看得見,”蘇劍漠然道。
  
  “呵呵你放心,只要你上車,我也可以讓他弄瞎自己的雙眼,蘇大俠是否滿意了”春綺夢笑道。
  
  “那我就更不會坐了,以免你又欠下一筆孽債”蘇劍冷冷道,“如果你再不走,我就只好拆了你的馬車,讓你與我一起步行了”
  
  “哎呀那好吧你這人對待美女總是這么粗暴雖然我也很想與你同甘共苦仗劍天涯,不過萬劍堂主到時候該等急了,那你就一個人慢慢走吧反正你去得多晚,他也不會怪你的”春綺夢嬌嗔著一敲車窗,那背對著他們的聾啞車夫,感受到了一種震動的節奏,立刻打馬揚鞭,趕著馬車飛馳而去
  
  春綺夢的馬車,很快就像夢一般消失在夕陽中。
  
  后面又傳來急促的馬蹄聲,一共十匹俊馬,六個錦衣華服的翩翩少年,還有四個花團錦簇的嬌美少女
  
  六名少年的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甚至身高也相差無幾。
  
  為首兩名少年衣著最為華貴,他們腰間的長劍,鑲珠嵌玉,在陽光下閃爍著華美的光澤,極其耀眼和醒目
  
  這十個少男少女,自然就是慕容無雙率領著四個少年,和雁留聲率領的四個少女
  
  他們經過蘇劍身邊也不說話,而是將掌中的馬鞭高高揚起,打馬如飛,用漫天揚起的黃沙,將蘇劍吞沒。
  
  他們則坐在馬上放肆的大笑起來
  
  蘇劍完全不理會他們的存在,再大的風沙也吹不干他的熱血,更迷失不了他前進的方向。
  
  但他此時很想擁有一匹馬,不是為了快過前面那群鮮衣怒馬的少年。
  
  而是為了縱馬狂奔,用速度和激情,釋放自己拼命壓抑的憤懣
  
  馬果然就來了
  
  快馬是從萬劍堂的方向,風馳電掣而來
  
  馬上之人黑衣勁裝,腰間斜插著兩支漆黑的點穴镢。
  
  點穴镢又稱卜天鉆,屬奇門雙兵器。
  
  主要是點穴閉氣,分筋錯骨,招數靈活多變,推、挾、穿、點、刺無一不可。
  
  這人相貌奇丑,又生著一張苦瓜臉,讓人看起來就更有一種喪的感覺
  
  但他的坐騎,卻是一匹上好的黃膘寶馬,毛色光亮,膘肥體健
  
  待那黑衣人打馬經過蘇劍身邊時,蘇劍突然一伸手,就抓住了烈馬的絲韁。
  
  那黃驃馬飛奔起來,慣性何止千斤
  
  卻被蘇劍輕輕一拽,立刻就像釘子般釘在地上,一步也前進不得
  
  健馬悲嘶,前蹄深深釘入泥土里。
  
  馬上之人若非騎術精絕,這一下兒就得脫離馬鞍向前飛彈出去。
  
  嚇得他魂不附體,旋即就是沖冠的震怒
  
  他二話不說,掌中皮鞭毒蛇般盤旋揮舞而來,劈頭蓋臉籠罩向蘇劍的全身
  
  鞭聲虎虎,大有開碑裂石之勢
  
  蘇劍用刀鞘輕輕一磕黑衣人的鞭梢,打蛇打七寸
  
  黑衣人頓時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透過長鞭猛地撞向自己虎口,長鞭立刻拿捏不住脫手飛出十幾丈開外
  
  這下兒黑衣人才忍不住吃了一驚,整個人的氣勢已完全沒有了先前的兇悍霸道
  
  “好漢你你想做什么”黑衣人膽怯的看著蘇劍,他以為自己倒了霉,大白天遇著了強盜
  
  “你這么發了瘋的趕路,莫非是急著去奔喪”蘇劍冷冷的問道。
  
  他這么說話,顯得很無禮,甚至很蠻橫他平時本不是這樣的人。。
  
  可一個人一旦心情不太好的時候,就往往會做出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對呀金烏鎮我大舅死了,我正是趕著去奔喪”沒想到蘇劍一語成讖,這連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