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真的有金手指 > 第五十三章 青木宮有約

第五十三章 青木宮有約

“這個自然,能夠讓金鐘晉升品階,已經是我賺到了。多謝海前輩!”
  
  荊守的姿態放得很低,畢恭畢敬地回應。
  
  眼前的海一掌柜,修為肯定在實丹期以上,更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鍛造技能,就算放在鍛金門,也是數一數二的宗師人物。
  
  果然,態度好都會有額外加分。
  
  海一掌柜也很滿意荊守的禮數周全,粗糙的大手揉搓著亂糟糟的胡須,好心地提點兩句。
  
  “荊道友,我觀以前的金鐘有符箓升級的痕跡。那種非正常手段還是少用為好,玄器也并不是技能越多越好。”
  
  “目前金鐘雖然是八階水準,可因為材質的因素已經超過九階玄器,沒必要再作提升。花哨的名頭不如多節省玄氣,持久戰中才能更長久。”
  
  不愧是煉器宗師,只是從玄器觀摩,就能看出金鐘經過符箓升級,而且提出的建議也相當中肯。
  
  荊守一直想要將玉王金鐘打造成集進攻、防御、輔助為一體的全功能玄器,結果金鐘在哪一方面都不擅長,打斗過程中也操控不易。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專業人士的眼光真是獨到,簡單兩句直切要害。
  
  他再次拱手表達感激之情,順帶也提出告辭。
  
  鐵氈旁的爐火未熄,顯然海一掌柜還有工作要忙,能夠與自己說這么多已經給足了面子,自己又豈能沒一點兒眼力勁兒?
  
  扭身走出兩步,身后又傳來海一掌柜的“叮囑”。
  
  “以后若有古怪煉材想要打造玄器玄寶,記得來這里找我!”
  
  嗯?
  
  難道他走了狗屎運,成了這里的VIP客戶?海一掌柜有些太熱情了。
  
  荊守雖然心中感慨,但也只當這是前輩對晚輩的提攜,并未深究。
  
  等到荊守的腳步聲徹底消失,海一掌柜抓起桌上的茶壺,直接對著壺嘴豪飲一通,而后悵然一嘆。
  
  “哎,還是差了一點兒!進階感悟怎么如此艱難?按道理來講,玄器玄寶已經做得夠多,那層桎梏到底何時破裂?”
  
  “剛才那個小子的身上一定有木屬寶物,該怎么讓他拿出來呢?”
  
  ……
  
  回到住處,荊守迫不及待地取出一張高級鑒定符,查看玉王金鐘的屬性。
  
  連升兩階的玉王金鐘并沒有新的技能出現,還保持之前的四項技能,只是兩項附屬技能稍有強化。
  
  【驚魂一擊】以玄氣催動,金鐘發出虎嘯猿啼之音,四十步范圍內的生靈產生驚懼效果,持續五息。
  
  【悄無聲息】鐘體隱匿在虛空中,不易被察覺,實乃偷襲、偷窺之必備輔助。對嬰丹期及以上修煉者無效。
  
  雖然不知道驚懼效果有何特殊,但“悄無聲息”技能的限制降低,荊守還是大為滿意。
  
  當然更為關鍵的還是金鐘的品階提升,這代表它的防御力更為強悍,小命也多了一分保障。
  
  而他所付出的,只是一具損壞的傀儡猿獸,絕對物超所值。
  
  另一具傀儡雖也破損,但勉強還能使用一兩次,荊守暫且將其留下以備不時之需。嵌入玄玉便能發揮丹修實力的傀儡,任誰都不會輕易舍棄。
  
  正當他仔細端詳金鐘時,屋外忽然傳來木森的朗笑還有林芊芊咋咋呼呼的喊叫。
  
  “荊道友,貿然造訪,不知是否方便?”
  
  話音剛落,屋門就被推開,林芊芊搖頭晃腦地走進房間,一副自來熟的模樣。
  
  切,都推門進來了,還要征得同意?
  
  荊守對兩人的不請自入“視而不見”,繼續翻看手中的玉王金鐘。
  
  “哎呦,這是家伙事兒升級了啊?用的材料應該是百年繞指柔鐵吧?你哪兒來的……哦,一定是你在擂臺戰偷偷昧下的傀儡猿獸!”
  
  不得不說,林芊芊十分有見地(雞賊),三言兩語就將真相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荊守翻了個白眼,不去理會大嘴巴的她,轉而朝后進來的木森拱手見禮。
  
  “木道友,這次過來是有事情要談吧,你我之間不必客氣,但說無妨。”
  
  這也是他在刻意示好,畢竟現在他所待的地方就是青木宮駐地,以后還要多加依仗。
  
  木森對林芊芊的舉動也司空見慣,雖然臉上有歉意,但并不妨礙他講出此來的目的。
  
  “現在千島海局勢比較混亂,宗門打算進行一次誓師大會。這次大會主要是號召有生力量一同對抗無盡海,想要邀請荊道友前往觀禮。”
  
  誓師大會?
  
  玄幻世界也搞這個名堂?
  
  鄭重其事地邀請一個凝氣士前往,恐怕沒那么簡單。
  
  要么是看重他鍛金門弟子的身份,要么是想要他充當紛擾傳言的證人。
  
  不過,這些對他而言也不算什么,又沒有損失還能增加彼此的友誼,何樂而不為?
  
  “木道友客氣了!在下正好也對‘誓師大會’感興趣,咱們何時動身?”
  
  能做出這個決定,木森并不感到意外,但還是拱手謝過。
  
  緊接著,他又從儲物帶掏出一塊玉牌遞給荊守。
  
  “動身不急!荊道友這是嘉賓令牌,可以暫時出入青木宮。當然玉牌內還有上次的收獲分成,暫時以青木宮的貢獻點代替,大會過后可將剩余點數換成玄石。”
  
  在荊棘花島歷練時,六人單獨擊殺修煉者獲取的戰利品歸個人分配,但最后擊斃侯勇所收獲的就需要六人均分,尤其是乾坤袖玄寶。
  
  返回萬象島后,荊守就將乾坤袖和侯勇的儲物帶一齊交給木森,由他統一售賣。
  
  玉牌接過來直接放進儲物帶,荊守剛要說話,一旁的林芊芊忽然插話。
  
  “仁劍兄,記得多換些玄石,青木宮大會可有好多外面難得一見的好東西。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家店啦!”
  
  從荊棘花島返回之后,林芊芊就改了稱呼,也許是為了拉近距離。不過荊守卻沒辦法領情,內心膩歪得很。
  
  這些個綽號實在太考驗人的忍耐力,幾乎每一句打招呼都像是在……
  
  不提也罷!
  
  但話說回來,青木宮擅長陣法和煉藥,又是東海域的頂級門派,好東西肯定不少。希望這次可以找到提升木屬性靈力數值的寶物吧。
  
  “荊道友,我們出發的時間定在明日辰時。到時咱們在傳送殿前集合,一起乘坐飛舟趕路。”
  
  敲定了出發時間和地點,木森拱手告辭,順便將磨磨蹭蹭的林芊芊拉走。
  
  林芊芊本來還想多停留一段時間,就這樣被木森拉走,自然是滿臉的不情愿。
  
  剛一走出院落,她掙開木森的拉扯,口中不斷抱怨。
  
  “爛木頭,干嘛?我還想再聊聊天呢,荊守這家伙肯定還有好東西沒有拿出來呢?”
  
  聽了林芊芊的話,木森又好氣又好笑,一邊前行一邊解釋。
  
  “拿出來?你沒發覺荊道友對你有疏遠之心嗎?難道真要到了真正不再往來的地步,你才開心?”
  
  “疏遠?不可能吧,我可是送過本門功法給他,又幫了不少忙……”
  
  林芊芊疑惑地撓撓頭,一臉不解。
  
  “你啊!還真是粗線條!開始你喊他名號,我就發現荊道友神情凝滯;還有在荊棘花島時,他曾經看著你滴血的槍頭皺眉,也許他看不慣……”
  
  話盡于此,剩下的就需要她自己去領悟。
  
  木森適時停住話頭,大踏步朝傳送殿走去。
  
  “看不慣什么啊!爛木頭,說話哪能只說一半?你慢點……”
  
  林芊芊愣怔過后,呼喊著追向走遠的木森。
  手機站: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