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太上執符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緣起緣滅

第一百九十三章 緣起緣滅


  聽聞祖師的話,童子悻悻的讓開路,道緣一聲歡呼,扶著道義向屋子內走去。
  
  屋子內,祖師端坐在軟塌上,手中持著量天尺,雙目內露出一抹沉思之光。
  
  “祖師,弟子有禮了!”道緣扶著道義跪倒在地。
  
  瞧著道義面色火紅,周身不斷泛起的綠光,不由得眉頭一皺:“德不配位,卻是麻煩!你本來命中并無此機緣,但你卻偏偏奪了別人的機緣,如今消受不起,反噬才剛剛開始。”
  
  “弟子知錯,還望老師發發慈悲,救弟子一次!”道義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道。
  
  “師傅!”道緣嬌聲呼喚一句,然后上前抱住祖師手臂:“四師兄都這般可憐,你就別訓他了,相助他一臂之力,助他徹底解決隱患好不好嘛。”
  
  瞧著凄凄慘慘的道義,祖師聞言摸摸胡須:“一切皆是因果循環,天道最是公正,你有今日劫數,卻是你自找的。”
  
  “老師……”道義只是跪倒在地,不斷啜涕,淚流滿面。
  
  瞧見道義凄慘的樣子,想到對方家破人亡,祖師不由得搖頭嘆息一聲:“你體內的乃是先天靈根大椿樹枝椏,其內蘊含著先天靈根大椿樹的意志。為師可以將你體內的大椿樹意志煉去,但卻要憑白與大椿樹結下因果,日后這果報落在我頭上。”
  
  “師傅,你定不會見死不救的是也不是!”道緣眼眶含淚,聲音里滿是嬌憨。
  
  祖師聞言伸出手,拍了拍道緣腦袋,然后略做沉思道:“我雖然不能與大椿樹結下因果,但卻可以指點你幾條明路,或許有化解劫數的辦法。”
  
  “還望祖師賜下化解劫數的辦法,弟子銘感五內,永生不敢忘卻今日大恩!”道義額頭觸地,聲音里滿是誠摯。
  
  當然充滿了誠摯,人都要死了,此時有救命稻草飄來,當然是發自內心的歡喜、感激。
  
  “師傅,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道緣連忙搖晃著祖師手臂道。
  
  祖師聞言摸摸胡須:“最簡單的辦法,便是你尋到大椿樹本體,然后跪求大椿樹,若能求得大椿樹開恩,收回意志賜下枝椏,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大椿樹飄搖無定,在大荒中并無固定位置,不斷到處游走,想要找尋起來難如登天!這辦法不好,不待師兄找到大椿樹枝椏,只怕是已經灰飛煙滅了!師傅還是換個法子吧!”道緣聽了連連搖頭。
  
  “第二,便是請太一尊神出手,以太陽神火的力量,將那大椿樹枝椏內的意志化去!”祖師摸了摸胡須:“或者是求神帝也行。”
  
  “太一高居太陽星,神帝居于不周山,皆非我等凡夫俗子能觸及,這辦法怕也不現實!”道緣連連搖頭:“不好!不好!師尊還是再換個法子吧。”
  
  祖師聞言摸摸胡須,雙目內露出一抹神光:“這第三個法子,我卻是不能說,說了必然會有大因果。此事皆因大椿樹枝椏而起,緣起緣滅皆有因由。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此事根由還要落在道果的身上,你們或許前往道果哪里,可以想到脫劫而出的辦法。”
  
  “道果師弟有辦法?”道緣聞言面露喜色。
  
  反倒是下方道義,剎那間面色慘白,眼中最后一點希望之光消失。
  
  祖師聞言不再言語,道緣松開祖師,上前扶起道義,然后轉身對著祖師千恩萬謝:“多謝師父!多謝師父指點!”
  
  然后扶起道義,走出了門外。
  
  “祖師!”童兒略帶不滿的嘟囔著走入后堂,瞧見遠去的二人,露出一抹不滿:“道義此人攻于心計,道緣那么善良,他也忍心欺騙,如此忘恩負義之輩,救他作甚?反而平白給道果惹麻煩,叫道果難做。道緣若去求他,他應還是不應?應了,自己心中難受,不應必然惹得道緣不喜,甚至于就此反目成仇,老祖此舉卻是一步糊涂棋。”
  
  “道緣與道果本來沒有機會在一起,與其叫其越陷越深,倒不如趁此機會做一了斷!他未來注定要走很遠,豈能耽擱在兒女情長的身上?兒女情長,英雄氣短,皆為虛妄也!唯有大道才是真!”祖師撫摸著胡須:“你去請道果過來敘話。”
  
  童兒聞言心中不滿,氣呼呼的走出大堂,化作流光來到楊三陽打坐修煉的山谷,瞧著正在修煉的楊三陽,便低聲呼喝:“道果小子,你的麻煩事來了,速速與我去見祖師。”
  
  “原來是師兄,祖師怎么這么晚了還來召見我?”楊三陽眼中流光閃爍,露出一抹詫異,心中念動起了一卦,隨即變色一變:“倒真是個大麻煩。”
  
  “師兄莫要多說,我隨你去見祖師便是!”說完話楊三陽卷起遁光,剎那間走遠。
  
  “這小子倒機靈,有些真本事,竟然曉得有麻煩登門!”瞧見遠處朦朧中走來的兩道人影,童兒撓了撓下巴,然后趁機隱去身形,整個人消失不見了蹤跡。
  
  二人走后不久,便聽黑暗中傳來一道呼喚:“道果師弟!道果師弟!道果師弟何在?”
  
  祖師后院
  
  楊三陽走入庭院,對著祖師恭敬一禮,然后端坐在祖師對面:“不知祖師召喚弟子來此,有何吩咐?”
  
  “緣起緣滅,你還看不穿嗎?”祖師睜開眼,撫摸著手中量天尺:“你與道緣是不可能的,倒不如早早做個了斷才好。這樣對你好,對道緣也好,免得日后在起劫數,令你與道緣一道墜入劫數,即害了她,也害了你。”
  
  “弟子雖然善于摩弄天機,但卻相信事在人為,其實弟子是不太信命的!”楊三陽搖了搖頭:“弟子尚未作過努力,怎么會就這般輕易罷手?”
  
  “卻是倔強的人!你若不聽我言,日后天機變換再起劫數,到那時悔之晚矣!”祖師撫摸著量天尺,只見量天尺氣機迸射,顛倒了時空,迷離了萬象,遮蔽了天機:“道緣原本只是道緣,但自從你降世之后,她便是為你而生,引你入道便是她的使命。你若能就此放手,落得善緣,然后其可善終,證就無上金仙。你若繼續糾纏,只怕道緣隕落之期不遠矣。”
  
  “那磐石神朝為何忽然間有兩座先天大陣現世?這便是天數變換,因果反噬!道緣與道義已經成了定數,你不斷影響天機,改變二人命數,日后越加不可預測,你還需仔細慎重考慮。你這般做,即是為她好,也是為你自己好!”祖師嘆息一聲:“道義奪了你的機緣,因果反噬之下,磐石神朝失了先天靈寶杏黃旗不說,反而差點滅族,自大荒中抹去。如今道緣也牽扯了進來,在發生因果反噬,只怕道緣也會牽連進去。”
  
  “有那么嚴重?”楊三陽眉頭一皺。
  
  “有!”祖師面色慎重道:“緣起緣滅,皆在你一念之間。不如就此罷手,了卻了你與道義的因果。”
  
  “你有辦法化解道義體內大椿樹枝椏內的意志,是不是?”祖師笑看著楊三陽。
  
  “道義與我是敵非友,我又如何會為其化解因果?平白與大椿樹結下因果?”楊三陽搖搖頭:“祖師倒是可以出手的……。”
  
  “不同,我若出手,便是惡果,日后那大椿樹必然會得了機緣,因果反噬于我。你若出手,那便是善緣,與大椿樹結下因果,可以借機推演大椿樹本尊所在,日后得一先天靈根!”祖師笑瞇瞇的道:“你修為太低,卻又福源深厚,因果牽扯至下,只會化做你的福報。我卻不然,我若是出手,只會成全了那大椿樹,削了自己的福運。”
  
  楊三陽聞言不為所動,盤坐在祖師對面,想的有些頭疼。他雖然可以摩弄天機,但卻沒有祖師看得透徹。
  
  “況且,你在道義體內大椿樹枝椏上做了手腳,若非你,道義又豈會落得今日這般地步?給了那大椿樹枝椏覺醒的機會?”祖師撫摸著胡須。
  
  楊三陽默然不語,過了會才道:“一報還一報,他奪我機緣,我沒殺他便已經算是開恩,不過是做了一些手腳而已,只能算收一些利息。”
  
  聽聞此言,祖師苦笑:“當然,為師的話,只能當做參考,未來如何走向,還要靠你自己決定。”
  
  “我當然是巴不得那道義反噬,就此氣絕而亡才好!”楊三陽翻翻白眼,低下了頭。
  
  “若坐視道義死亡,只怕道緣那關,你過不去!”祖師笑著道。
  
  “還不是祖師給我找麻煩!”楊三陽苦笑著道:“卻是令人頭疼。”
  
  “我只不過逼你早作斷絕罷了,此乃有益之事!”祖師閉上眼睛:“你且退下吧。”
  
  楊三陽聞言對著祖師拜了拜,然后走出屋子,卻見庭院中的童兒抱起雙臂,看著天空中的明月。
  
  聽聞腳步聲,連忙轉過身,眼巴巴的道:“怎么樣?你打算如何做?”
  
  “不知!當然是躲著,拖著。拖到那道義氣絕而亡,到時候道緣也怪不得我!”楊三陽嘆息道。。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