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末小進士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孫承宗的六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孫承宗的六館

    袁方一行在寧遠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他視察了寧遠城的城墻,現在的城墻多半都被韃子所破壞,急需重新修筑。
  
      祖大壽說了一大堆的困難,最終的目的還是要錢,袁方答應先撥十萬兩給祖大壽,讓祖大壽盡快地把城墻修筑起來。
  
      袁方提出要去城外看一看百姓們開墾田地,祖大壽堅決不同意,他說寧遠城郊還有韃子出現,很不安全。既然祖大壽這樣說了,袁方也就不再堅持,他要祖大壽盡快把覺華島上的那六千遼民遷過來,加快這座城市的基礎建設。
  
      袁方正在與祖大壽談論著事情,趙率教派人從前屯過來稟報,孫承宗已經到山海關,請袁方立即趕回去。
  
      袁方只好下令回關,出發前,他命令祖大壽,從覺華島增調一些人馬過來,為迎接大軍進駐寧遠城作好準備。
  
      袁方離開了寧遠,一行人經過兩天的行程,返回了山海關。
  
      回到山海關袁方才知道,這次回到山海關的只是孫承宗,閻鳴泰還在京城沒有回來。
  
      袁方一到山海關沒有急于回府,而是直奔山海關總兵府。總兵府并非是總兵的府邸,而是山海關最高辦事機關所在地,督師和經略的府衙都設在這里面,當然,總兵衙門也在里面。
  
      袁方來到孫承宗面前行禮道:“學生拜見恩師!”
  
      孫承宗微笑道:“袁方呀,本督一回到山海關就感受到了一股緊張的練兵之氣氛,全軍上下都在勤于兵事,與本督離開前的情景大不一樣,之前的人浮于事、敷衍散漫的風氣已蕩然無存,這都是你治軍之功呀!快說說,想讓本督給你什么賞賜?”
  
      袁方道:“這都是恩師的治軍之道而形成的一股正氣之風,學生只是恩師授權在山海關的一個執行者,學生不敢冒功領賞。”
  
      “哈哈哈……”孫承宗長笑一聲,道,“不愧是本督的學生,完全領悟了本督的精髓。”
  
      袁方恭維道:“這都是恩師教導有方!”
  
      孫承宗問:“你來山海關有些日子了,而且又出關巡視了一圈,對現今之狀態有何看法呀?”
  
      袁方道:“學生去過了義院口一帶,又去了前屯衛、中前所和寧遠,前屯衛和中前所都治理得很好,軍事生產兩不誤,就是寧遠城有些跟不上。”
  
      孫承宗道:“這不能怪祖大壽,本督派他去寧遠沒多長時間,他們能有現在的局面已經很好了。”
  
      袁方道:“寧遠的城墻急需加固,學生已擅做主張,答應先撥十萬兩銀子給他們。”
  
      孫承宗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你先坐下吧!你做得很對,本督在臨離開之前就決定調撥二十萬兩銀子給他們用于筑城,只是當時時間緊迫所以沒來得及下達這個命令。”
  
      袁方又道:“學生認為現在在寧遠的軍隊人數太少,必須再增派人馬過去,以加強寧遠的防務,這樣也可以給那里的百姓一個安全的保障。”
  
      “孫承宗問:“你認為加派多少人過去合適?”
  
      袁方答道:“三營人馬,最好能把驃武營調過去,以加強寧遠的機動作戰能力。”
  
      驃武營是個三千人的騎兵營,孫承宗同意了袁方的建議。
  
      袁方又向孫承宗說起了趙率教的事情,孫承宗告訴袁方,趙率教擅殺蒙古人的確不應該,這會影響到我們與蒙古部落的關系,蒙古人犯了法把他們抓起來是可以的,但是要交給王總督來處理,他是負責遼東漢蒙關系的總督。
  
      袁方問:“難道就不能給趙率教免責嗎?”
  
      孫承宗道:“這件事葉閣老和魏公公都知道了,他們兩已經同意免除趙率教的罪責,但是,你要告訴趙率教,此類事情今后絕不永許再犯。”
  
      袁方道:“多謝恩師網開一面,趙率教的確是個軍事人才,學生才極力為其求情。”
  
      孫承宗在袁方面前強調,我們應該把處理好與蒙古諸部落的關系作為重要事情來辦了。他也是相當重視對蒙古諸部落的拉攏,他讓袁方與王象乾合作,重點來做這件事情。
  
      孫承宗對袁方道:“袁方你隨本督去一次譯審館,本督讓你見一個人。”
  
      “見誰?”
  
      孫承宗道:“王世忠。王世忠本是女真族人,本名革把庫,是女真南關即哈達部首領王臺的后人。他現在是我朝的副總兵,我這次特地從京城把他帶過來,執掌譯審館。”
  
      孫承宗為了招攬天下豪杰,在遼東設立了占天館、查地館、譯審館、偵諜館、異才館、大力館。而這個譯審館就是孫承宗設立的六館之一,譯審館是專門吸收識寫夷字,通說夷語及情事者的機構。
  
      袁方跟著孫承宗來到了譯審館,在這里他見到了王世忠,此外還見到了兩位也是孫承宗從京城帶過來的文官,一位是兵部職方司主事鹿善繼,一位是兵部武庫司主事杜應芳,這兩位都是孫承宗帶過來協助王世忠的。
  
      王世忠是女真南關即哈達部首領王臺的后人,他是猛骨孛羅的次子,烏爾古岱之弟。
  
      一直以來女真海西四部葉赫、哈達、輝發、烏拉都以南關為尊,在南關被建州女真努爾哈赤吞并的時候,王世忠只有六歲,后來他流落到京城受明朝撫養長大。
  
      北關首領有一個女兒名叫中根,中根與王世忠是表姊弟,后來中根嫁給了林丹汗為妻,備受恩寵。因為南北關兩部除了投降后金的只有中根與王世忠兩人在外,所以中根非常思念他這位在明朝的表弟。
  
      王世忠被朝廷封為衛護北關的副總兵,結果還未到職,北關就已被努爾哈赤消滅了。王世忠沒有任所,在北京無所事事,消磨時光,十分落魄。孫承宗了解到他與林丹汗之妻中根的關系之后,立即奏明朝廷,調到山海關譯審館,孫承宗還把皇上賜給自己的蟒袍與器仗贈給他,他對孫承宗感激不盡,對孫承宗萬分敬重。
  
      王世忠知道孫承宗和袁方來了,他恭恭敬敬地將二人迎入譯審館,讓到上首就坐,在座的還有鹿善繼和杜應芳。
  
      禮畢之后,孫承宗要把袁方介紹給王世忠,王世忠告訴孫承宗,他在京城已經聽說過袁方的大名,只是一直無緣謀面。
  
      王世忠說完,走到袁方面前行禮道:“末將久仰袁公子大名,素有結交之意。”
  
      袁方道:“我也誠心與王將軍交往。”
  
      孫承宗非常贊許屬下之間友好往來,他不但把王世忠介紹給袁方相識,還把鹿善繼和杜應芳也向袁方做了詳細的介紹。
  
      鹿善繼是北直隸定興人,字伯順,萬歷四十一年的進士,與高攀龍、左光斗交情很深。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