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帝裝師 > 131 紫川風云

131 紫川風云


      流沙城西北荒漠。
  
      十幾名身披黃褐色斗篷,騎著雙角黑犀的蒙面騎兵朝著一處營地飛速奔去。
  
      這處營地位于一座山腹地的峽谷里。
  
      谷內遍地都是帳篷,在高高的石壁上,還有數百個大小不一的石洞,兩側的山體頂部,密密麻麻站滿了身材高大全副武裝的戰士,每隔不遠就有一桿六米高的大旗在山風中獵獵作響,即便在幾里之外,也能看到旗面上那一顆顆滴血的骷髏頭圖案。
  
      這里是一座魔族征南大軍的營地,無數魔族士兵穿行其中,那些石壁上的洞穴里不斷有恐怖的獸吼聲傳出,周圍的山石被紛紛震落,沿著陡峭的山壁滾入谷底。
  
      身披黃褐色斗篷的這支魔族斥候小隊在進入營地之后便紛紛停下,領頭的斥候隊長朝著峽谷深處那座最大的營帳奔去。
  
      依次穿過重甲兵,輕矛兵,擲矛兵,巫師營,魔獸營等十幾個營地,感受到周圍將士身上散發出的血腥殺氣,斥候隊長的眼神也變得狂熱起來。
  
      經歷了萬年前的那場人妖聯合抵抗魔族的大戰之后,魔軍的治軍方式已完全改變。過往那種毫無章法,全靠強悍的體魄一擁而上的亂斗風格早已不見,像人類軍隊一樣,他們也越來越注重起兵種相克和陣法戰術的軍事理論。
  
      魔神像和魔神之子出現的消息傳出后,所有魔族心中的那團熊熊戰火都被點燃了。在魔人看來,它們的現世,那是魔神對魔族的再次青睞,也是魔族復興盛世一統大陸的天賜良機。
  
      斥候隊長快步走進中軍大帳,看到了這支大軍的最高統帥,一名高有兩米,全身青色鋼甲,身體魁梧的如同一座小山般的光頭壯漢——紫川風云。
  
      “統帥!”
  
      斥候隊長摘下臉上的紅布,單膝跪在了地上。
  
      “嗯?”
  
      站在帥案旁盯著身后一張三米多寬,兩米多高的地圖沉默不語的紫川風云聽到聲音后轉過身,等看清地上的斥候隊長時銅鈴大的虎目中忽然射出了兩道精光。
  
      “這么快就返回營地,莫非有什么發現?”
  
      “是的,統帥。”
  
      斥候隊長站起身,恭聲道:“在西面的一處石林里,我們發現了族內山嶺巨人的尸體。”
  
      “尸體?怎么死的?”紫川風云雙手伏案,沉聲問道。
  
      “回統帥,是毒。”
  
      “毒?”
  
      “對,山嶺巨人的確中了劇毒,他的尸體已經潰爛。從中毒跡象上看,和之前發現的那些尸體一樣,都是來自同一種強大的劍氣,它直接滲入魔魂,引發了異變。”
  
      “難道又是他?”
  
      紫川風云眉頭微微一皺。
  
      斥候隊長接著說道:“小人仔細查過,那種劍氣的確來自同一個人,只是,山嶺巨人的死卻另有原因,我在他身上發現了幾十道爪傷,從傷口痕跡上看,應該和妖族的狼妖有關,另外,真正致命的是這個……”
  
      邊說,斥候隊長邊從懷里掏出那支黑鐵穿甲箭遞了過去。
  
      “這是符箭?”
  
      紫川風云接過箭后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反復查看了一會,自語道:“人類修行者的劍氣,妖族狼妖,符紋箭……那尸體是在什么位置發現的?”
  
      斥候隊長走到地圖前,手指落在了上面一片灰色區域的最邊緣。
  
      “就在這片區域。”
  
      紫川風云看著斥候隊長手指的方位,目光漸漸移到了附近的一個紅色方形標記上,“流沙城附近?”
  
      “是的,統帥,此地離流沙城約有二百里。”
  
      盯著紅色標記又看了一會,紫川風云搖搖頭,道:“這是我們第二十九個攻擊目標,還是按原定進軍路線行事吧。這樣,你去先鋒營調一百名狼騎兵,分散到附近打探一下虛實,看看那支神秘的人類精銳騎兵銀鷹之翼有沒有在附近出現,記住,注意隱蔽行蹤,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是。”
  
      斥候隊長答應一聲轉身要走又被紫川風云喊住了。
  
      “帶上這個,或許有用。”
  
      “是,統帥。”接過紫川風云手里的破甲箭,斥候隊長走了出去。
  
      來到大帳門口,斥候隊長把紅布重新蒙在臉上,剛準備翻身上坐騎,一個身穿黑袍,黑帽罩頭的瘦小身影忽然出現在他身后。
  
      “等等。”
  
      斥候隊長扭回頭,看到黑袍人后瞳孔驟然一縮,眼神中忽然浮現出一抹深深的恐懼。
  
      “軍師。”斥候隊長躬身行禮。
  
      “手里拿的什么?”黑袍人陰冷的聲音又傳進了斥候隊長的耳中。
  
      “一支箭。”
  
      “拿來。”
  
      斥候隊長急忙遞了過去。
  
      黑袍人從袍袖中伸出一支像狼爪一樣枯干黑瘦的手,抓過斥候隊長手里的破甲箭,當目光落在上面的符紋上時,身體猛的一僵,抓箭的手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靈紋,竟然是黑鐵穿甲箭的靈紋,對,就是它,就是它!快,快說,你是從哪里得到了這支符箭?”黑袍人一把抓住斥候隊長的胳膊,急切的問道。
  
      “石,石林。”
  
      感受到黑袍人情緒的變化和手臂上傳來的那股比被鐵鉗擰住還強烈的劇痛,斥候隊長全身冒出了一身冷汗。
  
      “哪里的石林?”
  
      “流,流沙城西……”斥候隊長話沒說完,忽然感到手臂一松,黑衣人的影子已經不見了,空氣中只留下一股陰寒的血腥氣息。
  
      ……
  
      ……
  
      “你想讓大軍改變行軍方向,先進攻流沙城?”
  
      紫川風云坐在帥椅上,冷眼盯著眼前的黑袍人,聲音里充滿了不耐和厭煩。
  
      “是的,統帥。”
  
      黑袍人遮在帽子下的臉露出半截白涔涔的下巴,他的情緒異常亢奮,激動的就像餓了數月的土狼忽然看見一塊鮮肉,隨時都會撲上去一般。
  
      “我敢保證,絕不會出錯,這支符箭就是他親手篆刻的,上面甚至還殘留著他身體的氣味,這種感覺太熟悉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出兵吧大人,改變方向,繞路進攻流沙城,找出他來,越快越好,再晚就來不及了……”
  
      聽完黑袍人近乎癲狂的話語,紫川風云冷笑一聲,道:“軍師,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我向大祭司長尋求支援,想要的是一位能夠對付神殿光明大神官的戰斗巫師,而不是一個對本帥的軍令指手畫腳橫加干涉的廢物。從進軍營那天起,你三番五次的給本帥添亂,要不是看在大祭司長的面子上,我早就和你翻臉了,魔神之子會在流沙城?你開什么玩笑?明日大軍就要向南進發,我們的目標是魔神像,你要是堅持以為魔神之子就在流沙城,那就自己去找吧,本帥絕不阻攔。”
  
      “統帥。”
  
      看到紫川風云滿臉決然的表情,黑袍人忽然從懷里摸出一塊黑色令牌,大聲喊道:“我以魔神的名義起誓,這支符箭絕對是魔神之子親手篆刻的,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大祭司長之所以派我來幫你,就是因為我曾在島上生活過,我和他相處了三年多,怎么會辨認不出他的身份?”
  
      看著黑袍人手里的令牌,紫川風云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紫川大人。”黑袍人的聲音又提高了一截,“別再猶豫了,那可是魔神之子,他比魔神像要重要的多!如果你擔心調轉行軍路線會被魔君責怪,那就給我一支人馬,我會親自把他帶到你面前,如果做不到,就按軍法處置,這總行了吧?”
  
      紫川風云微微低下頭,目光落在桌上的那支破甲箭上,沉默不語。
  
      黑袍人也沒再說話,就這么靜靜的站在帥案前,如同一尊雕塑。只有垂在身側的手臂在不停的顫抖著。
  
      不知過了多久。
  
      紫川風云緩緩抬起頭,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字一頓的說道:“你,想要多少人馬?”
  
      &/div>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