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黃泉邊上種百草 > 279章 收獲一只摘星猿

279章 收獲一只摘星猿


      這一片月色太過朦朧美好,杜若將杜北再次哄睡時,旁邊的摘星猿已經開始吞吐月息。
  
      月魂之精這個東西,對陰獸和草怪算是個好東西,可對她來說,卻只是能用來欣賞的玩意兒。
  
      紫黃雙月一上一下,高懸空中,火山底部似有牽引一樣,從它們身上引出兩條淡淡的紫黃色帶貫下來。
  
      這機會確實難得,杜若揮手就將四虎、寧紅杏,還有三只葫蘆娃都放了出來。
  
      摘星猿似乎進入狀態絲毫沒有動靜,杜若噓一聲示意他們五個趕快修煉,見他們都隨著摘星猿一起開始吞吐,這才盤腿坐下釋放澤水術幫助它們吸收月魂之精。
  
      有了些許閑暇,杜若一心二用順帶著開始觀察期周圍。
  
      火山洞頂極其狹窄,杜若幾人盤坐散開后就已經占了滿當,放眼四周,是一片熟悉的業障黑霧。
  
      這里就像是被業障霧氣特意隔離的地帶一樣,她從一開始她發現這里,就有很多疑問。
  
      首先,便是這火山出現的位置,太過奇怪,明明是光目經常五人生活的地方,卻在人魂界里,不對,應該說是藍晶界里。
  
      照夢神機的說法,這五人之所以去花鬼界,是奉了大祭司之命拯救荒蕪之地,而最后幾人先后身逝,也是在從花鬼界離開以后。
  
      可她想起來的記憶里,入魔的溫染還在,就連那個大祭司也似乎經常出現考教功課。
  
      就似,這個地方,不是他們后來到的地方,而是……離開之前的地方。難道,拯救花鬼界之前他們來的第一站,是人魂界?
  
      如今人魂界花草遭難,造事之人與花鬼界息息相關,難道個中緣由,也與這五人有關?
  
      那……她在這一場大亂之中,又是什么身份?
  
      如今一都五城深陷愿血之毒的侵擾,百草盡絕,這確實是因她而起,那她從未去過的花鬼界爭亂又該算到誰的頭上?
  
      若是……花鬼界的樓霄從沒有來過人魂界,會不會也就沒有后面這些陰差陽錯的事?
  
      “若若。”吸收月魂之精的業小花感受到杜若動蕩不安的澤水術,急忙開口提醒。
  
      “對不住。”杜若睜眼,發現旁邊五小只也都在看著她,倒是懷中的杜北依舊睡的香甜。
  
      杜若穩住心神剛想再施用澤水術,這才發現胡思亂想著一夜已經快要過去。
  
      月魂之精越變越淡,天色漸亮,摘星猿一睜眼就嚇得跳了起來。
  
      “你們什么鬼?”它大驚失色。
  
      杜若連忙將它們幾個都收入百草鑒中,“你居然會說人話?”
  
      “……我當然會說。”只是初見你時不愿意說而已,如今可不同了,摘星猿目光焰然的看著杜若,很快穩定下來,“那五只是你的伴生花獸?”
  
      杜若挑眉看向摘星猿。“伴生花獸?你……來自花鬼界?”伴生花獸這個東西,還是當初夢神機提到的字眼,人魂界的陰魂,頂多會把五小只當作陰獸。
  
      這摘星猿,有點意思。
  
      摘星猿聽到杜若的問話有些費解,“你這話說的,你有伴生花獸,難道你不是來自花鬼界?”
  
      杜若笑了笑站起來,“那就算是吧,摘星猿,多謝你帶我來這里,我要走了。”
  
      摘星猿連忙站了起來,“你等等。”
  
      “嗯?怎么了?”
  
      “你……你不經我同意就帶那幾個低等花獸出來,你,你得賠償我。”
  
      杜若被這話雷的險些站不穩當,“你這猿猴,怎么出爾反爾,是你領我上來的,我一個陰魂,怎么能用吸收月魂之精?當然要放他們幾個出來了!”
  
      “你撒謊,你有伴生花獸,是花鬼族人,怎么可能吸收不了月魂之精。總之,是你食言在先,你得賠償我。”
  
      “我……”還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再去解釋自己是個人類陰魂的事,反而像是故意開罪。
  
      “好吧,你要什么賠償?”大不了把身上所有的交椅都給它,杜若想的很開。
  
      可對面的摘星猿卻沒有如她所愿。
  
      多年以來等的人終于到來,它害怕被再次拒絕,只能悄悄先挖一個坑,如今計劃成功,它心下松一口氣,“我還沒想好,所以我打算先跟著你。”
  
      “哈?”杜若被摘星猿的話雷的第二次呆住。
  
      “若若,它故意的。”業小花聽到摘星猿的話立刻反應過來,“它一定是看到你的伴生花獸,以為你是花鬼族人,想通過你重回花鬼界。”
  
      杜若不置可否的沒有回答,按照時間應該醒來的杜北還在呼呼大睡,她低頭將他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你想讓我帶著你,可以,但你要告訴你,你是怎么來人魂界的。”
  
      “人魂界?這里是人魂界?”摘星猿的反應讓杜若和業小花都愣住了。
  
      “……這里,自然是人魂界,那你以為你在哪兒?”杜若總覺得她好像漏掉了很關鍵的東西,卻一時間沒想到。
  
      摘星猿撓了撓頭,替她補充,“我如今應該是在大祭司的藍晶界里啊。當年她讓我幫忙照看無名村和祭祀主臺,誰知道過了約定時間她還沒回來放我出去,我就這樣被困在了這里。外面的毒霧經過年月積累已經沒辦法穿過去了。”摘星猿指了指周圍的業障毒霧。
  
      “我進來的時候,覺得不算太難啊。”杜若撓了撓下巴,懷疑著摘星猿話里的信息。
  
      摘星猿見杜若還在懷疑它的動機,只好繼續補充。
  
      “方才我見你居然能夠使出和大祭司一樣的業障魂力,以為你是她新收的弟子要來放我出去,誰知道你居然不認識我,我本想著坑你一把,再讓你帶我出去,可你你居然說外面是人魂界?”
  
      杜若聯系著前言后語,終于找到了那條明線。
  
      “你說的藍晶界……是法器?”
  
      “藍晶界,是大祭司的戰舟法器啊。”摘星猿扔下了一個大炸彈不夠,又扔一個,“當年他告訴過我,這藍晶界被她親自鎖到花鬼界,你卻說我在人魂界?”
  
      杜若好不容易對藍晶界有了重新認識,想到方才摘星猿話里的另一個消息,“你說我的魂力,是和大祭司一樣的業障魂力?”
  
      “是啊,雖然顏色不太一樣,但我認得很清楚,是業障魂力沒錯,當年大祭司的最大殺器之一。”摘星猿有些忐忑,“所以,你到底愿不愿意帶我離開這里?人魂界也好,花鬼界也好,我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好像,沒什么不可以。”不止這只摘星猿,杜若心中,擁有了更大的藍圖。
彩票是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