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明朝敗家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金玉良言

第一百一十四章:金玉良言

    徐經想要拜師,一方面,是他和唐寅乃是至交,二人若能成為同門師兄弟,那是再好不過的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敬佩方繼藩的為人。當然……是敬佩方繼藩身上那種與眾不同的東西,而不是那種滿口粗鄙之語。
  
      可怎么沒想到,最后方繼藩竟是拒絕要他這個徒弟。
  
      看著徐經失望之極的臉色,唐寅終于忍不住道:“徐兄為何要放棄呢?其實恩師是個心軟的人,只要徐兄堅持,恩師一定會答應的。”
  
      徐經不由苦笑,冉冉的燭火照在他的臉上,更顯落寞:“我何嘗想要放棄,只是……不得其法罷了,恩公這般嫌棄我,我若是還死乞白賴,豈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說到底,還是他的家世以及骨子里的傲氣作怪,死要面子,平時裝逼裝習慣了,現在承受不了天天被人打臉。
  
      唐寅便勸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
  
      “嗯?”徐經一愣,像是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唐寅道:“我聽歐陽志幾位師兄說起一事,恩師就曾靠著這個,乖乖讓府中的人就范,既然他可以用此來強迫方家的人,那么恩師畢竟是心軟的人。或許徐兄也可以試一試。只不過這件事,還需歐陽志三位師兄配合才好,只是這歐陽志三位師兄,似乎對愚弟有些成見……”
  
      唐寅是個很有才情的人,只是做人方面,似乎差了一些。
  
      更何況恩師顯然對唐寅作畫很有興趣,隔三差五便夸獎他,唐寅動力很足,現在在他的房里,擺著許多還未完工的畫作,而歐陽志三人則是挨罵的比較多,多多少少,心里會泛酸水,此乃人之常情。
  
      徐經卻是一笑,他對唐寅有所了解,自是明白唐寅的意思。
  
      不過這等打交道交朋友的事,卻是徐經這等世家子弟最擅長的:“這個容易,交友最緊要的是折節,我看歐陽志三位同年,亦是老實本分的人,要熟絡起來,倒也容易。”
  
      這里燈影搖曳,唐徐二人,半宿不睡,低聲在謀劃著什么。
  
      次日方繼藩命鄧健去詹事府告假,就說病了。
  
      這是他從朱厚照那兒學來的,其實在歷史上,朱厚照就經常愛‘生病’,明實錄里,有許多相關的記載,方繼藩讀史時,經常便可讀到‘東宮進藥’、‘上不豫、傳旨暫輟視朝’、‘朕偶感微咳’、‘上感病喉甚危’、‘腹卒痛’、‘朕躬偶爾違和’、‘朕因氣感疾’等等字眼。..
  
      也就是說,這廝在做太子和皇帝期間,請了無數的病假,不是說咳嗽就是說自己在吃藥,從來都沒有斷過治療。
  
      可到了要巡閱軍隊,要溜出宮跑去大同和韃靼人作戰,或是要巡江南時,他頓時便龍精虎猛,如有神助一般。
  
      到底他是真病還是裝病,方繼藩讀史時,也不好妄自做出什么評價,不過裝病不去楊廷和那兒讀書,卻是方繼藩親眼所見的。
  
      種西瓜是苦差事啊,偏偏朱厚照還不敢假手于人,生怕那些不仔細的宦官將他的‘冠軍侯’給折騰死了,除了他自己親自澆水、施肥,只準方繼藩去幫手。
  
      可方繼藩只想賺錢,不想種地啊,你大爺的,本少爺是伴讀,不是種瓜小能手。
  
      所以……一大清早,方繼藩便躺在榻上哎喲哎喲的叫喚兩聲,就算是偶染風寒了,接著打發鄧健去詹事府,就說身子不好,怕是受了涼,視身體情況而定,等病好了,再遲一些去。
  
      倘若今日都不去,就說明這一天病都沒有好。
  
      這樣的告假,顯得有誠意多了,至少看上去像這么一回事。
  
      何況,現在雖是接近二月月末,可依舊還是天寒地凍,受涼也是常有的事。
  
      他興致勃勃地在府里讓小香香給他松松骨,翹著腿,喝著茶,唐寅給他送來畫過目,歐陽志三人呢,一聲不吭的給方繼藩腳下的爐子里添煤的添煤,熱酒的熱酒,四個門生都很孝順,照顧的體貼,當然,和小香香比起來,自是差得遠了。
  
      方繼藩不禁感悟,真希望這樣一直躺著該多好,自己看來……要墮落了啊。
  
      到了正午,吃過了午飯,小憩一番,這一覺睡的很香,等一覺醒來,方繼藩才發現,徐經那廝似乎不見了蹤影。
  
      這家伙……難道跑了?
  
      沒前途啊,本來還想磨一磨你的銳氣的,就這樣便受不了了,當然,方繼藩不會找唐寅來問的,不能顯得自己對那廝有什么關心。
  
      誰知這個時候,門子卻是來了,道:“公子,宮里來人了,宮里來人了。”
  
      “來的是誰?”
  
      “不……不知道呀。”
  
      方繼藩瞪他一眼;“請進來。”
  
      “很奇怪,宮里的人說,陛下有口諭,只許公子一人聽,其他人,都要回避。”
  
      方繼藩虎軀一震,陛下很夠意思啊,莫非是有啥重大又秘密的事需要交代自己去辦?看來自己已簡在帝心,深得陛下信任了。
  
      于是屏退左右,請欽使進來。
  
      到了廳中,便見一個宦官打頭,后頭跟著一個老嬤嬤,再后……竟是太康公主。
  
      公主碎步而行,目不斜視,由老嬤嬤攙扶著,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面色帶著些許的緋紅。
  
      方繼藩一愣。
  
      只見那宦官道:“方總旗,今日公主殿下出宮復診,奴婢本是尊奉娘娘之命,護著殿下至詹事府,候公子大駕光臨,誰料方總旗竟是染了風寒,說是要遲些才能去詹事府當值,于是左等右等,又不見方總旗的身影,奴婢心里想著,公主殿下好不容易出宮一趟,這若是無功而返,只怕皇后娘娘要責罰,可若是派人來催促方總旗,且不說方總旗身子有所不適,就算方總旗這一來一去,天色怕也不早了,所以這才冒昧,假傳諭旨,特地登門前來求醫。”
  
      “……”方繼藩可不相信這是宦官自作主張,跑來假裝諭旨求醫的,他沒有這個膽子,于是目光瞥向公主,心里說,這公主倒有幾分決斷。
  
      于是頷首點頭道:“看來,倘若我不復診,想來娘娘定是放心不下,這……情有可原,殿下,請坐下吧,臣給你看看。”
  
      方才那一瞥,朱秀榮感覺方繼藩像是洞穿了什么,心里自是有些羞怯,她依舊帶著淺笑,依言欠身坐下,那老嬤嬤便側立她一旁。
  
      方繼藩不免惱怒,咳嗽一聲:“老太太,能否站遠一些,你這樣給我壓力太大了。”
  
      老嬤嬤總是板著個臉,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卻也無奈,只好后退幾步。
  
      方繼藩這才上前,笑吟吟的看了朱秀榮一眼,朱秀榮本就美貌,雖年紀小一些,可眉目含煙,因為驅寒的緣故,所以披著一件狐毛牡丹紋的披肩,纖纖玉手下意識伸出來,請方繼藩把脈。
  
      方繼藩裝模作樣的將手指搭在她的脈搏上。
  
      朱秀榮一臉榮辱不驚的樣子,可快速跳動的脈搏卻是出賣了她。
  
      方繼藩便皺眉道:“嗯,這脈搏,有些快。”
  
      身后的嬤嬤一聽,驟然緊張起來。
  
      誰料方繼藩朝朱秀榮道:“你不要緊張,我又不是怪物,我不吃人的。”
  
      朱秀榮先是微微愕然,隨即,面上的笑意更濃,顯然,方才矜持的微笑,是裝出來的,而現在這一笑,卻帶著幾分發自肺腑的真心。
  
      “嗯……平穩許多了,看來……沒什么大礙,平時多吃一些肉吧。”方繼藩迅速抽離出手,沒有過份輕薄。
  
      “怎么?”那老嬤嬤忍不住憂心地問道:“這又是什么緣故?”
  
      方繼藩道:“身子纖瘦了,多吃一些肉,可以壯實一些,像太子一樣。”
  
      “……”老嬤嬤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刮子,嘴真賤啊,早知不該接他的話茬。
  
      朱秀榮嫣然一笑,如凝脂的面部肌膚舒展開來,怯怯道:“本宮不愛吃肉。”
  
      “這就怪了,都是一個娘生的,太子就愛吃肉。”
  
      “……”
  
      老嬤嬤拼命咳嗽,示意朱秀榮萬萬不可繼續和方繼藩搭腔下去。
  
      朱秀榮便顯得謹慎起來,貝齒微微一咬,便微微板著臉道:“我聽皇兄說,方總旗總是喜歡嚇唬人,方總旗于本宮有救命之恩,本宮心里感激不盡。”
  
      她說話時,盡力的顯出公主應有的威儀,倒像是兩方會晤似的。
  
      小小的女孩兒,偏生一副這個樣子,方繼藩心里感慨,漂亮是漂亮,心動也令人心動,就是臭毛病多了一些。
  
      朱秀榮繼續道:“只是本宮有一句良言相勸,不知方總旗肯不肯聽。”
  
      方繼藩心里說,你是公主,你比較大,當然得聽:“還請賜教。”
  
      朱秀榮沉吟片刻:“方總旗萬萬不可學皇兄那般愛胡鬧,要愛惜的羽毛……”
  
      “咳咳……公主殿下,臣沒有羽毛。”
  
      “……”朱秀榮花容頓時凝滯了,深呼吸,然后含煙淺笑道:“本宮的意思是,要愛惜自己的名聲,萬萬不可遭人詬病,須知人言可畏。就如……本宮聽皇兄說起,方總旗與人打賭,逼迫讀書人拜方總旗為師,還說,方總旗乘人之危,羞辱讀書人……這……很不妥,方總旗應當做一個至誠君子。”
彩票是商品吗